您好!歡迎進入AG真人在线訴訟官網

網站首頁 | 聯係我們
AG真人在线相助 確保安全

全國免費谘詢電話

029-81030569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1

總有人問律師:這錢能要回來嗎?對方沒錢,起訴、執行有用嗎?2019年統一答複!

作者:行政部範臘妮  瀏覽次數:199  時間:2019-06-10 10:57:51

對方欠錢筆,我去打官司肯定能把錢收回來嗎?我勝訴了,法院是不是有義務幫我去要錢?如果對方沒錢,我申請執行還有用嗎?申請執行容易犯哪些錯誤影響執行效率?


不管是借款還是貨款,一些欠款類的案件中,當事人找律師時很關心的一件事就是“這錢律師能不能幫我要回來?”


在很多案件中,這類問題律師還真不好回答。如果當事人手裏的證據資料齊全且無虛假,律師根據客觀證據對案情進行分析,對訴求能否得到法院支持也就是俗話說的“是否勝訴”還能做些預判。但拿到勝訴判決和拿到錢是兩個概念。


很多沒有訴訟經驗的人打官司勝訴後就理所當然地認為法院有義務幫自己把錢要回來。實話實說,現實中這個想法是錯誤的!


勝訴後,對方不給錢,你不向法院申請強製執行,法院是不會主動管的。你向法院申請強製執行後,判決的錢是不是能很快順利地拿到手,還要看債務人的財產狀況。


根據案情及債務人財產情況不同,勝訴後是否能順利拿到錢的可能性也不同。


一、能否順利執行,大致分三種情況來判斷 


1、債務人有足夠財產(尤其是資金)償還債務,且個人資信、企業經營狀況良好。


這種情況下,之所以不主動付款,通常是因為雙方在合同履行期間有誤會或糾紛,並非沒有支付能力。


通過法院判決確定債務數額後,甚至不用申請執行,就會主動給付。即使因各種原因未主動給付,當債權人向法院申請執行後,因有足夠資產執行起來通常也不會有什麽障礙,尤其是在賬戶裏現金資產足夠的情況下,執行就更加方便了,直接到賬戶劃扣就行了。


2、債務人有一定資產,但不易變現,個人資信、經營狀況出現困難。


這種情況下,債務人的資產也許仍足以償還債務,但現金不足,可能是房產、車輛、貨物等其他資產。現金不足,遇到困難,也許是債務人未按時付款的原因。


當債務人處於這種狀態時,債權人最好及時起訴並考慮申請對債務人的財產進行保全、查封。以免債務人在訴訟期間轉移資產,導致最終執行出現困難。


這種情況下申請執行後,由於現金資產不足,對於其他資產,是否方便執行、能否很快變現,法院要酌情處理。執行也許會遇到障礙。但是隻要資產在,且確實不至於資不抵債,最終債權人的債務應該還是能實現的。 


3、債務人確實沒有相應資產還債,無力履行判決。


律師負責幫當事人代理案件,法院負責審理案件,錢還得從債務人身上出。如果債務人真的沒錢,那即使法院作出勝訴判決,也可能會導致暫時無法實現債權。確實無法執行的,法院也隻能暫時中止執行。真出現這種情況,也是很無奈的!


二、關於向法院申請執行的容易犯的三個錯誤,直接影響執行效果 


1、要在法定期限內向法院申請執行,否則可能導致判決書過期。


按現行民事訴訟法規定,向法院申請強製執行的期間是兩年,申請執行時效的中止、中斷,適用法律有關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規定。但楊律師建議,申請執行還是應該盡快,已經到法院打官司了,俗話說就算撕破臉了,對方不履行判決,根本沒必要反複催要,應盡早到法院申請強製執行。


與起訴不同,目前申請執行不用申請人預付執行費用,對申請人來講,並不增加維權成本。


2、申請執行不是交份申請給法院就完事大吉了。


有些人交了強製執行申請書,就回去等著拿錢了。碰到好執行的案子也許確實能坐等拿錢。但碰到不太好執行的案子,隻是坐等的話,可能會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


楊律師要提醒您,向法院申請執行,也不能全指望法院,要盡可能向法院提供被執行的財產線索尤其是在前述執行情況中第2種和第3種的情況下,有無合適的執行線索往往決定著執行的順利程度。而且,關於被執行人有錢還是沒錢不是拿嘴說的,要看證據。


當然,法院也有義務主動去查詢被執行人銀行賬號、房產等情況。但是,也可能一定期間內不會去查,等再查時也可能原本有的資產已轉移,所以如果自己能提供一定要盡量提供。


而且,申請人要主動聯係法官溝通、了解執行進度及問題,那麽多案子堆在執行法官手裏,法官也是很忙的,你主動些沒壞處。 


3、被執行人確實沒錢,起訴或申請執行是不是就沒用了?


除非被執行人是公司,且已經進入破產程序。否則即使暫時找不到被執行財產,導致暫時無法執行,也不代表債務就永遠收不回來了。


就個人來講,現在沒錢,不代表過些年肯定也沒錢,現在沒找到財產線索,不代表將來找不到。


就企業而言,暫時經營不好,不代表真的就沒轉機了;企業沒錢,如果股東有出資不實或抽逃資金、轉移資產等行為,還有機會追究股東的責任。


總之,機會還是有的。而且目前趨勢來看,最高院對於解決執行難的問題還是下了很大決心的,這兩年的妊力度也是越來越大,通過限製消費、不誠信被執行人黑名單製度等也確實取得了一些成效。有一些多年未解決的執行案件,當老賴被限製上飛機、沒法貸款後就找法院哭著喊著主動還錢的事兒也不少。如果將來這類措施越來越到位,執行難的現象應該會有效緩解。


但如果當事人因為現在感覺債務人沒有能力償還,認為起訴或執行是白費力氣,而放棄了起訴或申請強製執行的機會,導致自己的債權超過訴訟時效。將來有一天你發現對方有錢了,卻發現債權訴到法院已經無法勝訴,或者判決書已過期不能申請強製執行,那就悔之晚矣了!


延伸閱讀:最高法判例:借條、合同加上一句話,律師費由被告承擔!


目前越來越多的商事合同中約定:守約方因維權而產生的合理費用,如律師費等由違約方承擔。但是,在以往的判例中,法院判決由違約方承擔律師費的條件極其苛刻給原告聘請律師帶來一定疑慮。

然而,最高人民高院於2017年3月17日所作的(2016)最高法民終613號民事判決書改變了這一點——

借條約定“律師費由被告承擔”的,法院應當支持;

律師費隻需要簽署合同,並未實際全額支付的,也得到法院支持!!!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最高法民終61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李強,男,1964年12月19日出生,滿族,住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吳曉光,男,1963年6月26日出生,漢族,住江西省南昌市青雲譜區。

原審被告:楊娟,女,1969年7月22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閔行區。

原審被告:楊璐,女,1990年9月2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閔行區。

原審被告:東莞光輝鞋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東莞市塘廈鎮宏業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楊璐,該公司總經理。

原審被告:曹忠,男,1963年5月14日出生,漢族,住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

原審被告:東莞市安銘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東莞市塘廈鎮宏業北路190A-21號。

法定代表人:常田豐,該公司總經理。


上訴人李強因與被上訴人吳曉光及原審被告楊娟、楊璐、曹忠、東莞光輝鞋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輝公司)、東莞市安銘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銘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贛民一初字第1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於2016年9月1日立案後,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李強、原審被告楊娟、楊璐、光輝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曹新春,吳曉光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戴高翔到庭參加訴訟,曹忠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安銘公司經公告送達開庭傳票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李強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改判由吳曉光承擔其所應支付的律師服務費20萬元;2.二審訴訟費用由吳曉光承擔。事實和理由:1.現有關於律師費承擔規定僅適用於部分領域,不能當然理解為敗訴方(有過錯方)承擔律師費的法律依據;2.是否聘請律師是當事人的權利,而不是必須行為,法院不應因當事人是否聘請律師而改變案件審理結果,因此聘請律師與提起訴訟並不具有必然的因果關係;3.我國現行有關規定對律師收費標準沒有統一,且當事人和委托律師之間可自行協商,因此由法院界定收費的準確性有很大難度。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改判由吳曉光承擔其所應支付的律師費20萬元。

吳曉光辯稱,一審判決李強承擔律師費合法有據,請求駁回李強的上訴請求。

楊娟、楊璐、曹忠、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未作答辯。

吳曉光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2013年12月9日,經曹忠保薦,李強、楊娟以房地產開發急需資金為由提出向吳曉光借款,為此,吳曉光與李強、楊娟、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六方簽訂了一份《借貸合同》,約定:李強、楊娟向吳曉光借款人民幣5000萬元整;借款期限為壹年,以吳曉光實際放款時間起算;

利息按年息50%計算,即年利息為2500萬元整(利息不包括稅費,稅費由李強、楊娟承擔);如李強、楊娟違約,吳曉光采取維權措施所產生的費用,包括但不限於調查費、訴訟費、律師費等,由李強、楊娟承擔;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對李強、楊娟履行本合同的全部義務向吳曉光提供連帶責任的保證擔保;本合同在履行中發生任何糾紛協商不成,由江西省內的人民法院裁定。合同簽訂後,根據合同約定及李強、楊娟的付款委托,吳曉光委托江西電聯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將借款5000萬元分四筆轉入了光輝公司賬戶。然而借款到期後,李強、楊娟卻不按合同約定歸還借款本息;

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也遲遲不按合同約定履行其連帶清償義務,吳曉光多次催討無果。為實現自身合法到期債權,訴請法院判決李強、楊娟立即向吳曉光清償各款項共計8182.3828萬元【其中借款本金5000萬元,利息3065.28萬元(利息從實際借款之日起暫計算至2015年4月8日止,最終計算至全部本息還清之日止),律師費117.1028萬元】,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對上述各款項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本案訴訟費、保全費由李強、楊娟、楊璐、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共同承擔。

訴訟中吳曉光申請追加被告楊璐,認為吳曉光匯給光輝公司的5000萬元中的3000萬元轉移給李強、楊娟之女,光輝公司的控股股東及法定代表人楊璐的個人賬戶,其餘2000萬元也轉移給了李強、楊娟、楊璐的家庭公司賬戶,嚴重影響了李強、楊娟、光輝公司的償還能力。本案的《借款合同》也是楊璐代表光輝公司簽訂,並簽署了光輝公司同意貸款的股東會決議。楊璐將吳曉光轉入公司賬戶的借款據為己有,嚴重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故要求法院判令楊璐共同對吳曉光的債權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3年12月5日,光輝公司形成《股東會決議》,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公司為李強、楊娟夫妻向吳曉光借款本息7500萬元提供連帶責任的保證,股東楊璐和鄭嘉在《股東會決議》上簽名並捺手印。2013年12月6日,安銘公司形成《股東會決議》,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公司為李強、楊娟夫妻向吳曉光借款本息7500萬元提供連帶責任的保證,股東江西維博電子發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律銘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在《股東會決議》上蓋章,法定代表人李強、鄭嘉簽名並捺手印。

2013年12月9日,吳曉光(貸款人)與李強、楊娟(借款人)、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擔保人)簽訂了一份《借貸合同》,合同約定,李強、楊娟向吳曉光借款人民幣5000萬元整;借款期限為壹年,以吳曉光實際放款時間起算;利息按年利息50%計算,年利息為2500萬元整(利息不包括稅費,稅費由李強、楊娟承擔);借款隻限用於光輝公司地塊“三舊”改造開發項目的經營活動,不得用於與其無關的其他經營活動(吳曉光同意的除外);如李強、楊娟違約,吳曉光采取維權措施所產生的費用,包括但不限於調查費、訴訟費、律師費等,由李強、楊娟承擔;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對李強、楊娟履行本合同的全部義務向吳曉光提供連帶責任的擔保;本合同在履行中發生任何糾紛協商不成,由江西省內的人民法院裁定。

同日,李強、楊娟向吳曉光出具《付款委托書》,委托吳曉光將借款5000萬元付至光輝公司在農業銀行東莞塘廈支行的賬戶。2013年12月12日吳曉光又向江西電聯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出具《付款委托書》,委托江西電聯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將5000萬元借款付至光輝公司的指定賬戶。江西電聯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分別於2013年12月12日匯款2000萬元,2014年1月22日匯款1000萬元,2014年3月3日匯款2000萬元,分四筆匯入了光輝公司指定賬戶。2014年1月22日光輝公司匯款1000萬元至楊璐個人賬戶,2014年3月3日光輝公司匯款2000萬元至楊璐個人賬戶,楊璐用該款購匯後支付了其受讓光輝公司股權的轉讓款。

借款到期後,李強、楊娟未按合同約定歸還借款本息。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亦未按合同約定履行擔保義務。吳曉光催討無果,於2015年4月7日,與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簽訂了《委托代理合同》,委托其律師為本案的訴訟代理人,約定吳曉光支付律師服務費20萬元。4月8日吳曉光又委托江西電聯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向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匯款10萬元支付律師服務費。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本案的借款利息按何標準計算?吳曉光的律師費1171028元應否支持?楊璐是否為本案適格被告,應否對李強、楊娟的借款承擔連帶責任?

吳曉光與李強、楊娟、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簽訂的《借貸合同》,係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吳曉光按合同的約定和李強、楊娟的指定,履行了支付5000萬元借款的合同義務。但李強、楊娟未按合同約定的還款時間歸還借款,擔保人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亦未及時履行擔保義務,釀成了本案糾紛。李強、楊娟應當按合同約定償還借款,擔保人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應當按合同的約定對李強、楊娟的借款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關於本案的借款利息按什麽標準計算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借貸合同》約定的借款利息按年利息50%計算,該約定超過了司法解釋規定的最高限額,超出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一審庭審中吳曉光主張應按年利率36%計算借款利息。《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規定的利率保護限額為24%,第二款規定的年利率36%係針對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利息的情形,本案中借款人李強、楊娟尚未支付借款利息,不符合該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情形。故本案的借款利息應按年利率24%計算,超出部分依法不予支持。

關於吳曉光主張的律師費1171028元應否支持的問題。《借貸合同》還約定了如李強、楊娟違約,吳曉光采取維權措施所產生的費用,包括但不限於調查費、訴訟費、律師費等由李強、楊娟承擔。吳曉光與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簽訂了《委托代理合同》,約定其應支付的一審律師服務費20萬元,實際支付10萬元。李強、楊娟、楊璐認為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未開具發票,不應支持吳曉光的該項訴請。

一審法院認為,《借貸合同》中約定了如李強、楊娟違約應支付吳曉光維權所產生的律師費等費用。吳曉光與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簽訂的《委托代理合同》約定的一審代理費用為20萬元,委托合同為諾成性合同,雙方簽訂即發生法律效力,且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已經履行了代理職責,吳曉光亦應按《委托代理合同》的約定支付律師代理費。故吳曉光主張的律師費1171028元無事實依據,但20萬元律師費有合同依據,應予支持。

關於楊璐是否為本案適格被告,應否對李強、楊娟的借款承擔連帶責任的問題。2014年1月22日吳曉光向光輝公司匯款1000萬元,同日光輝公司即匯款1000萬元至楊璐個人賬戶,2014年3月3日吳曉光向光輝公司匯款2000萬元,同日光輝公司即匯款2000萬元至楊璐個人賬戶,楊璐將此款用於支付個人股權轉讓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規定:“公司股東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的利益;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楊璐作為光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實際控股人,明知該借款是用於光輝公司地塊“三舊”改造開發項目的經營活動,但其卻將該款用於支付個人股權轉讓款,損害了公司和債權人的合法權益,與吳曉光有直接的利害關係。吳曉光要求追加楊璐為本案被告,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楊璐對其接受的3000萬元借款及利息應當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綜上,一審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八條、第二十一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判決:一、李強、楊娟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吳曉光償還借款本金5000萬元並按年利率24%支付借款利息。2013年12月12日至2014年1月21日期間按本金2000萬元計息,2014年1月22日至2014年3月2日期間按本金3000萬元計息,自2014年3月3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本金5000萬元計息。二、李強、楊娟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吳曉光支付律師服務費20萬元。三、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對第一、二項的款項承擔連帶責任。四、楊璐對李強、楊娟償還借款本金3000萬元及按年利率24%支付借款的利息承擔連帶責任(2014年1月22日至2014年3月2日期間按本金1000萬元計息,自2014年3月3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本金3000萬元計息)。四、駁回吳曉光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受理費450919.14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共計455919.14元,由吳曉光負擔87919.14元,李強、楊娟負擔368000元,光輝公司、安銘公司、曹忠、楊璐對李強、楊娟負擔部分承擔連帶責任。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相同。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為:一審法院判決李強、楊娟承擔律師費是否正確。

根據本案各方當事人之間《借貸合同》約定,如李強、楊娟違約,吳曉光采取維權措施所產生的費用,包括但不限於調查費、訴訟費、律師費等,由李強、楊娟承擔。該約定係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製性規定,應屬有效,各方當事人應誠信履行。吳曉光為實現債權提起本案訴訟而與江西中矗律師事務所簽訂了《委托代理合同》,合同約定吳曉光需支付律師費20萬元,該20萬元為吳曉光根據約定所必須負擔的成本,且已部分履行。故一審判決李強、楊娟承擔20萬元律師費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李強上訴主張律師費不構成訴訟的必然成本,不應由其承擔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李強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4300元,由李強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王友祥

審判員 王毓瑩

審判員 王 丹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書記員 王永明(兼)


上一篇:快看:父母“老賴”,子女高考院校或可受限! 下一篇:【以案釋法】隻有借條沒有交付憑證,起訴有用嗎?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